五分排列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五分排列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23 09:24:3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个个神秘组织走向台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澳大利亚《金融评论报》22日报道,华为澳大利亚首席企业事务官杰里米·米切尔(Jeremy Mitchell)透露,华为在澳研发投资被削减逾1亿澳元,并计划在2021年之前裁员1000人(由1200人减为200人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德国《明镜》周刊8月的一篇报道称,曾几何时,澳大利亚出口原材料和牛肉到中国,中国“输出”留学生和旅游者,从而推动澳大利亚数十年的发展。但现在,澳大利亚面临两大挑战:中国崛起与中美战略竞争以及气候变化。在美国官员敦促下,澳情报机构推动一系列措施,成为主导澳中关系的主要力量。而中国研究人员、企业家甚至亲近中国的澳议员也被指控为间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陈弘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现在情报机构在澳大利亚起的作用跟过去有所不同,不仅搜集和分析情报,有时还会把自己不能做的事情“释放”出来,让新闻单位来做。他们明明知道某些事情不属实,自己出来说不利于自身形象,于是把料喂给新闻机构。就像去年的所谓“叛逃中国特工”王立强事件,后者被称20多岁就在港台指挥过重大情报活动等,对他进行曝光的就是澳媒体。澳情报部门的表态始终是关注到了,表示关切,撇清自己,而澳媒做出不负责任的报道后,不了了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华为轮值董事长:一旦获得许可,华为愿使用高通芯片生产手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些人中,有一个人很出名,去年底,他和另一名澳大利亚议员(詹姆斯·佩特森)访华被拒签,中方当时回应称,“中国人民不欢迎无端抹黑中国的人”。他就是被英国《卫报》称作“臭名昭著的对华鹰派”的澳自由党议员安德鲁·海斯蒂。几天前,一个所谓“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”发声明宣称中国霸凌澳大利亚,海斯蒂就是该组织里的澳方代表人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陈弘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,本是情报分享组织的“五眼联盟”逐渐升级成经济、外交联盟,可以看到一个脉络轨迹,即从情报机构上升到全政府或政府多部门的地位。“有时候,倒不一定是台前的(澳)总理、外长的作用,他们是有党派的,会更换,但情报机构等职能部门的人不变,会维持冷战思维,尤其是对华鹰派。背后其实是他们在起作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3日,华为全联接大会2020在上海举办,在开幕演讲后的媒体见面会中,关于近日华为在澳大利亚裁减研发经费和裁员的消息,华为公司常务董事、产品投资评审委员会主任汪涛在回答《环球时报》记者提问时表示,澳大利亚是一个很小的市场,从来都不是华为特别聚焦的市场。华为公司历来是把优质资源向优质客户倾斜,用我们有限的资源服务好需要我们的客户,来助力客户的成功,至于某个具体市场,我们会根据市场情况进行合适调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听到汪涛的回答,现场响起一片笑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了解,澳大利亚的八个监测站能够覆盖整个亚洲大陆,它们拦截各种形式的卫星通信、监听电话及阅读电子邮件。对于中国内地和东南亚,从澳大利亚的松峡基地监视,ASIO现任局长伯吉斯就在该地的澳美联合防务设施任过职,该基地位于沙漠地区,是美国保密级别最高的卫星跟踪和导弹发射监控站点。对香港则在澳西海岸监视。